快捷搜索:

除非是修为比领域者高上三个大档次以上的修者

砰!
 
    双方拳掌正面对上,全无花假,强势冲击,雷动天身子一晃,雪尊者则是退后三步。然而雷动天暴怒之下,身法速度快到了极点,整个人仿佛化作了一道旋风,剑光闪烁之际,俨如一团斑斓璀璨的光球,已经看不到身形面目。
 
    雪尊者只接了三招,就已然落入了全面下风。
 
    他始终心有顾忌,即便出手反击,仍是不曾全力以赴,心中总是在想,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出现了误会?虽然对方说话难听,这,这个误会上身,若是不能解开,却是将更加致命。若是能够解开这个误会,还是以解开误会最好!
 
    他修为本就不如,心中又有顾忌,两两叠加之下,不过片刻就陷入全面挨打的恶劣地步。
 
    雷动天怒火冲天,气势如虹,更兼倚强凌弱,自然是越打越顺手。
 
    老穆在旁边眼看自家公子已经占据全面上风,不用自己上前帮手,目标自然而然就落到了刀尊者身上。
 
    之前被刀尊者这只蝼蚁压制的屈辱,老穆可是不曾有片刻或忘,此际有了机会,那会错过!
 
    刀尊者这会还在迷糊,只感觉身体几乎被掏空了,脑袋也嗡嗡的,心脏在急速跳动,眼前一阵阵的发黑,总之哪哪都不对就是了……
 
    纵使老穆来到了跟前他居然还是不知道,全无反应,更遑论应对。
 
    啪!
 
    老穆一个耳光甩在刀尊者脸上,问道:“人呢?”
 
    刀尊者乍然遇袭,本能的怒吼一声站了起来,但随即又遭到另一记劈头盖脸的耳光,比之前那下更狠,直接将他整个人打翻在地:“人呢?”
 
    刀尊者终于回复清明,但其平生何曾受过这般屈辱,一时间,连胸膛都炸了:“老狗!你有种就杀了我!”
 
    “你以为老夫你不敢杀了你?只是想死也没有那么容易!”老穆冷笑:“痛快说,说了才会给你一个痛快!”
 
    刀尊者嘿嘿冷笑:“老子固然打不过你,但你想要从老子口中得到一些什么,却也是休想!”
 
    老穆大怒,一掌拍在刀尊者胸口,狞笑道:“老子倒要看你的嘴能有多硬,能硬到什么时候,到时候看你说不说!”
 
    心念一动,阴力猛地一吐。
 
    另一边,雪尊者见状大叫一声:“住手!”
 
    就要冲过来施以援手。
 
    “住手?”雷动天身子闪动,生生挡住了雪尊者的路,冷笑道:“你说他听我的,还是听你的?!装傻真把自己装成傻逼了么?”
 
    雪尊者几乎发狂:“这特么就是一个误会!真的是一个误会,你能不能听得懂人话!”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三十八章 以我残躯,为兄开路!
 
    雷动天冷笑着点点头:“天下事,本就都是一场误会!你们两位诗人,才是最应该懂得的。毕竟你们是这么的浪漫,他么下半夜了还在冰天雪地里赏夜景,自己装煞笔,还要当老子煞笔!”
 
    刀尊者口中鲜血狂涌,已是危在旦夕,雪尊者实在无暇分说,厉声喝道:“让开!”
 
    话音未落,却见其整个身子好似旋风一般急疾疯狂旋转起来,亦是在此时,原本已经落下,在地上开始堆积凝结的雪花,竟是悉数飞腾而起,弥漫了天地!
 
    刹那间,天下有雪,满目尽是素色!
 
    “雪舞倾天,吾,便是主宰!”
 
    一股难以言喻的力量氛围,亦随之笼罩了整个接天楼楼顶!
 
    雷动天和老穆的真实修为都在雪尊者之上,但这一刻,只感觉一股不可抵挡的大力涌来,竟是生生地的被其排挤出这个范围之外,难有任何作为!
 
    而这个冰雪交加漫天飞舞飘零的特异空间,就只有一个人有话语权,说了算!
 
    雪尊者!
 
    不经他的允许,任何人,也无法涉足此间!
 
    哪怕你修为比他高,在他这个领域没有消除之前,也是万万进不去!
 
    “领域!”
 
    雷动天一声惊呼:“雪之领域!一个区区八重天的武者,居然能够领悟到领域层次?!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!”
 
    他的声音里,满满的尽都是不可置信!
 
    也不止是雷动天,同样震撼、同样不可置信的还有老穆,两人面面相觑,尽都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不可思议的震撼:这怎么可能?
 
    这分明是道境修者才有可能觉醒的超阶技能,而且还不是只要是道境修者就能领悟,须得有运气有机缘有造化,因缘际会之下才能顿悟。有些高手,一直到了道境六重以上的境界,也未必能觉醒领域威能!
 
    而眼前这个四季楼的雪尊者,居然在只得天境层次的时候,就能够释放领域!
 
    “这不是见鬼了么……”
 
    雷动天揉揉眼睛,几乎以为是自己看错了,又或者雪尊者当前只是施展了某种特异秘术,令自己判断失误。但眼前所见的,分明就是领域氛围的奇异景象,决计不假。
 
    “刀!”雪尊者身子在颤抖着,脸色也慢慢的变得发白:“你怎么样?”
 
    刀尊者勉力支撑起身体,嘴角不断地有血沫溢出来:“二哥……我……我恐怕是不成了……”
 
    雪尊者浑身一抖,急忙上前一看究竟。
 
    一看之下,却见刀尊者胸膛位置竟自塌陷了一块,足堪致命,一时间不由得睚眦欲裂。
 
    “先前那人的第一剑,就已经震伤了我的五脏六腑,之后我施展燃魂大法反扑,摧谷太过,神魂大耗,这才导致神智迷蒙……”刀尊者惨笑:“就在刚才,那黑衣家伙用掌力阴了我胸口一下,此际回复清明,不过回光返照,命不久矣……”
 
    “二哥,哪怕我此际还能苟延残喘的活下去,也注定是废人一个,时日无多了。”
 
    雪尊者仰天长啸,声音充满了激烈愤慨的意味!
 
    自己刚才为什么要留手,为什么不乘对方气空力尽的当口全力以赴,即便不能击杀对方,博取全身而退的生机总能办到,为什么偏要瞻前顾后,自己多番留手,对方不领情不得止,反而在得到喘息余地之后,对己方痛下杀手,更令五弟濒死,一切都是自己的不作为导致的!
 
    可是此刻,纵使再懊悔,也是悔之晚矣,无济于事了!
 
    外面,剑气呼啸的声音,又一次凌厉的响起了。
 
    两道剑光升腾而起,旋即又交叉着落将下来!
 
    向着雪之领域疾冲而来。
 
    领域一旦形成,便是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!
 
    哪怕是修为高于施展领域一方,但由于是彼此灵气属性不同,仍旧会被屏绝在外。
 
    领悟领域势所难能,想要破解之,同样的难能,除非是修为比领域者高上三个大档次以上的修者,才能够以蛮力强行摧毁!
 
    而这个摧毁,乃是将领域连同施展领域之人一起毁灭!
 
    除此之外,没有别的办法可想。
 
    领域不灭,其主不死!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