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显然不知道这又是从何说起静待雷动天下文

此以往,以这个兄弟来练功,绝对的事半功倍啊!
 
    “这次的状况实属意外,我们本来稳占上风,掌控全局……”雷动天叹口气:“却没有想到……对方隐有极招!”
 
    云扬忧心忡忡的道:“别管什么极招大招了,雷兄,你还是赶紧从家族那边招人过来吧。哎,真不是小弟乌鸦嘴,四季楼目前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仍旧不过是冰山一角,远远不是其全部实力……我实在是不放心啊。雷兄,你我肝胆相照,我实在是不想看到你……哎!”
 
    说了一半,似乎感觉不吉利,云扬便没有再说下去。
 
    雷动天宽慰道:“兄弟放心,这一次委实出其不意,这才着了对方道儿,下一次遭遇,就算他们再使用更厉害的大招,我也有办法应对,大意一次已经是太多,岂会重蹈覆辙。”
 
    “说起来我们这一次真是小瞧了四季楼的底蕴,以至于没有做万全的防备。”雷动天懊恼之极:“我甚至连星辰天衣都没有穿……真正是太大意了!”
 
    老穆翻了翻白眼,的确是太大意了。
 
    你有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宝衣放着不穿,可就怪不得我护卫不周了……
 
    就我这比你还严重的伤势,怎么也算不得护卫不周!
 
    云扬看到两人精神尚好,似是终于放下了一点心,舒了一口气,道:“没事就好,哎,刚才那状况可是吓死我了……”
 
    雷动天呵呵一笑,温暖的道:“吓到了我的兄弟,却是我的罪过。哈哈。”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四十章 十二天人
 
    《上一章章节名错误,我已经联系编辑修改,本章按照正常顺序》
 
    ………………
 
    云扬也是哈哈一笑,道:“雷兄,对方到底施出了什么极招?怎地连雷兄你这等不世强者都不免受伤?”
 
    雷动天沉吟了一下,决定推心置腹的全盘相告,道:“我没有想到那两人会中的刀尊者,居然拥有刀神之骨!”
 
    云扬愣了一下:“啥?”
 
    “刀神之骨啊。”雷动天眼中露出来艳慕之色:“这是真正意义的好东西!”
 
    云扬虚心问道:“刀神之骨?一块骨头?”
 
    雷动天哈哈笑起来:“这么说也不能说你说的全然不对……该怎么说呢,不要急,等我来给你解释解释,也为你长长见识。哈哈……”
 
    现在,雷动天感觉自己与云扬,完全就是一对生死相依,肝胆相照的好兄弟!
 
    端的死生契阔,与子同说!
 
    没有什么秘密是不可以共享!
 
    因为这样子,才能加速促进两人的情意。
 
    虽然到最后还是不得不将自己这个兄弟毁灭掉……
 
    但雷动天却觉得,只要这么相处下去,哪怕有一天,自己毁灭了云扬,也会一辈子都记得,曾经有一个兄弟,全心全意的对我好!
 
    “古老相传,我们这片天地,曾经有神灵存在。”雷动天道:“而神灵会在其飞升之前,留下了他的传承。”
 
    云扬面色郑重,认真地聆听着雷动天的描述,
 
    雷动天提到的这个传闻,云扬并没有听过,大抵应该是流传玄黄界中的秘传。
 
    “这样的神灵非止一位,而是有多位神灵,更有甚者,这多位神灵之中,还有数人颇有兄弟情谊,相交莫逆。”
 
    雷动天道。
 
    “多位神灵?彼此间相交莫逆,这说法倒是新鲜!”云扬听得有些诧异了。
 
    云扬对于雷动天提及的神灵之说并不怀疑,就如天玄大陆世俗修者识十成大圆满修者大抵就是此世巅峰。
 
    然而在诸如春秋山门等超级宗门眼中,十成大圆满境界仅止于山境顶峰,仅止于半只脚踏入更高的天境而已。
 
    而雷动天这位出身玄黄界的世家少主眼界自然更高,他所言的神灵,应该是玄黄界极峰修者,而所谓飞升大抵也就是晋升至另一个更高位面的过程,而玄黄界的极峰修者,若是放在天玄大陆,只怕称之为神灵都属栽份,不契合其身份实力!
 
    让云扬真正感到诧异的乃是雷动天所言的后半句话,要知修途素来崎岖难行,修者同道能有一二知己已经是莫大幸事,可雷动天所言传说的原点,却是多位相交莫逆的极峰修者,同臻飞升之境,甚至顺利飞升,这就有点匪夷所思了!
 
    “在那多位神灵离开之后,整个大陆在极短时间里发生了极惊人、极巨大的变化。”雷动天道:“包括现在大陆的所有,都是在那次之后,一次沧海桑田的变化而来。”
 
    “亦因为那次变故,大陆之上多出了很多神秘、人力难以涉及的地方……包括没有人能翻越的高山,没有人能跨越的大海,以及更多的神秘之地……这些原本都是没有的!”
 
    “世间修者一直都在致力寻找神灵们留下的传承下落;在不知道多少年之后,终于有十二个人,找到了其中一位神灵的传承。”
 
    “这十二个人乃是一个团队,那时候被称作是冒险团体……彼此间关系亲厚,亲如兄弟,但即便是有这样的感情基础,也在这一次发现传承之时,各自有了别样心思,具体过程如何无人得知,总之最后就是众人大吵了一次,反目成仇,从此,便分做了两拨。”
 
    “两拨人战力相当,若是当真彼此火并,最终只会两败俱伤,甚至两败俱亡,而且他们还发现,这位神灵的传承,奥妙至极,并不是普通凡人能够轻易继承的,传承之中的功法更非止一项,若是将这些功法全部交给一个人修炼,那个人绝对没可能当真有所成就。举例来说,一个人身据剑骨,修行剑道自然事半功倍,但若是让他同时兼修刀法,心有旁骛之下,不但刀法难成,连该当有成的剑法也要大打折扣!而他们所获得极品功法,在那传承中足足有十二种之多!”
 
    “两伙人很庆幸极品传承功法正好与他们的人头数相当,不需要再生争绕势必,两伙人各自带走六种功法,这番经历,令这十二人获得不世机缘,却令他们之间情谊生出裂痕,再难修复!却不知道是该喜,还是该悲!”
 
    云扬心念转动,追问道:“这两拨人后来如何,可是各自神功大成,意图雄霸天下,彼此争胜,走上极端吗?”
 
    这是最正常的话本传说逻辑模式,云扬甚至有推想过后续,诸如十二人功法彼此克制,一人克制一人,另一人又克制一人,最终十二人死剩两人,展开决战,败者魂走九泉,胜者……胜者虽胜,却自感叹自省,不该为了功法杀死许多好兄弟好朋友云云,全都是套路!
 
    雷动天听云扬追问,呵呵一乐:“事情的后续发展很是有趣,甚至是一段佳话,两伙人分道扬镳,各自修炼所取得的传承功法,上手修炼之后才发现,他们所得的功法,其实并不适合自己修炼。因为适合的功法在另一拨人手之中。”
 
    “但之前已经闹翻了,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,双方都很后悔,于是想办法消除嫌隙,重归旧好,这其中自然颇多波折,但到得后来,十二人终究又再度齐聚一处,将十二份功法拿出来,十二个兄弟,大家各自挑选最合适自己体质的。”
 
    雷动天娓娓道来。
 
    云扬忍不住为之赞叹一声:“果然是超级高手,心胸亦是广阔;都已经分道扬镳,最终却尤能够全部拿出来分享……虽然其中另有私心因素,却也不是平常人能够做到,果然是一段佳话。”
 
    雷动天道:“这话说的是;面对着那等诱惑,要说有点私心仍属正常。且不管其间发生了多少波折,就只说最终能够坐下来开诚布公,彼此分润,便已经是难能可贵,足堪佳话了。”
 
    云扬连连点头以示赞同,实则心中却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的八个兄弟。
 
    想起了老大土尊彻夜为水尊钓鱼的情况……
 
    心中下意识地升起一股傲然之意:若是觅得传承者的乃是我们兄弟九人,绝不会出现这等情况,连一开始的些微龌龊都不会出现!
 
    大家只会从一开始就互相谦让,然后再各取所需,相互促进,彼此启发,继续在一起打拼!
 
   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,不离不弃,永不言弃,什么分分合合状况,绝对不可能出现。
 
    “这十二个人各自取得契合功法,一路修练下去,功体达成,终于成就了天玄大陆的修者传说!成为了十二天人!”
 
    雷动天声音里,有着浓浓的艳慕:“纵横无敌,金刚不坏。”
 
    “但……亦是到了这个时候,他们又一次后悔了。”雷动天道。
 
    “为什么?这话从何说起?他们不是已经臻至此世修者极峰了么?”云扬问道。
 
    “成就天人固然是此世极峰,却非修途终点,此世的终点乃是成为神灵,飞升更高界面……可是他们发现,不管自己如何努力,竟也不能再前进一步,打破虚空屏障,成为真正的神灵!”
 
    云扬道:“这不对吧!他们所得的不是神灵传承么?他们为什么却做不到最终一步?难道这十二人全都留有后手,将自己当初所得的功法隐去了关键一着?”
 
    雷动天道:“没那么狗血,而且当时也有人恰好就得到了契合自己的功法,总不会对自己也留有一手吧?!他们无法踏出最后的真正原因根源其实就在于……当年的那一次分道扬镳,兄弟反目!”
 
    云扬又是一阵诧异,显然不知道这又是从何说起,静待雷动天下文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