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我须得将这件事情独力办完那才算是真的应了我

还记得我刚才有提到飞升神灵之中,有神灵异常重视朋友,重视友情的么,而他们所获得传承的原主,一生之中最珍视的,就是兄弟之情;而流传下来的传承,也需要肝胆相照的兄弟同时修炼,才可并肩同行达到巅峰。”
 
    “他们十二个人虽然后来重归于好,但是……曾经出现的裂痕,却是各自的心魔,无法消除!所谓破镜难圆、覆水难收就是此说!”
 
    “所以他们虽然将功法修炼到了极致,却无能迈出最后一步。便是因为那一次的兄弟反目,导致自身心境存有破绽,若是强行突破,只会功体反噬,自毁而亡。”
 
    “十二天人窥破此点之后,自是悔不当初,但那时已是回头无路,再无转圜余地。他们虽然修炼到了极处,纵然是高山河流,也只是一招一式便可夷为平地,但他们却只能做陆地神仙,无法再进一步,无望大道。”
 
    “再之后……虽然他们寿命悠久,却总也熬不过时间流逝,终于在多年之后,一一辞世。”
 
    “他们虽然死去,但每一个人的身体都是坚硬如玉,不可毁坏,永存于世。而十二人临死之前留下遗言,尸体要与其他的兄弟,同葬一穴;今生对不住兄弟,期盼来世弥补。”
 
    天才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四十一章 狼子野心四季楼
 
    “这十二家后人固然因为祖辈陨落而悲痛至极,却仍旧依照先辈遗愿将十二位先辈的遗体葬在一起;然而多年之后,江湖大乱,有盖世奇人借星辰之力,布周天大阵,引发地脉,造成天崩地裂;将十二天人的坟墓一举摧毁!”
 
    “而十二天人的尸骨遗骸,亦因为这场变故而也终至四分五裂,散落各方,所谓的金刚不坏,终究非是永恒不朽。”
 
    “但后来有人发现,天人的尸身虽非金刚不坏,每一位天人的尸骨,竟当真恍如不朽,无论那一块尸骨都暗蕴天人生前的威能……一旦将天人尸骨全部激活之后,便可以重现当年天人的传承,乃至其完整的功力修为。”
 
    “所欠缺的,就是如何将天人的威能激发出来的方式方法手段而已。”
 
    “而随着大家不断在摸索尝试,终于找出来了一种办法,就是将这样的天人之骨,直接移植进一个人的身体里,代替这个人的原本的那一部分骨骼。”
 
    “然后随着修炼生活,逐步适应,只要习惯适应了不断地散发出天人之气,籍以改变自身,等到一定程度之后,自然而然就能蜕变成为一个强者。”
 
    “而这,还只是第一步,有心人考量,只得部分天人之骨就有这样的威能,若是能够将所有的天人之骨全数汇拢,便该当能够获得那位天人完整传承,至少也有相当于那天人本身的修为层次。”
 
    “这个设想极为大胆,且至为繁复、精密,但不得不承认,可行性极高,曾经有很多人都有尝试过这个办法,但尽都是失败的传闻,罕有成功的例子。最后最后,天人之骨终于不知道散落了何处去……迄今为止,这段古老传说消失了几千年……”
 
    雷动天看着众人凝神倾听的样子,心中不由自主有一种优越感,恩,这些事,他们都不知道。
 
    继续道:“而刚才我所说的刀神之骨,所指的就是……十二天人之中的刀神遗骨!”
 
    “不但四季楼的刀尊者身上有刀神之骨!相信跟他在一起、明显有操控雪花之能雪尊者,也有很大几率拥有雪神之骨!”
 
    “不,雪尊者身上一定有雪神之骨,否则无法解释他那点修为就能够释放领域,原来如此。”
 
    “这样说来……四季楼……原来真实的目的,竟是在这里。而且一直在默默地筹划!”
 
    “这么多年来,也不知道已经成功收集了多少天人遗骨!”
 
    “还有就是……四季楼对付我的根本原因,我也就能猜到了。”
 
    雷动天冷冷的哼了一声,随即喃喃说道:“只是……四季楼如何知道我们雷家拥有雷神之骨这一机密?”
 
    “怪不得一上来就要我交出家族修炼功法……哼!”
 
    然后冷哼一声,道:“狗日的四季楼,想得倒是挺美啊,端的狼子野心,痴心妄想!”
 
    说着说着,突然间满怀愤恨之情,勃然大怒道:“四季楼居然敢如此妄行无端,明目张胆的对上我雷家,倒是胆大包天,自寻死路!”
 
    云扬愕然愣住。
 
    显然他这个始作俑者也没想到,居然会生出眼前这等变故。
 
    十二天人之骨?
 
    雷神之骨?
 
    刀神之骨?
 
    雪神之骨?
 
   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?!
 
    云扬感觉自己这一会吸收的信息量实在太大,一时间脑袋都有些转不过来了。
 
    这都哪跟哪?
 
    这样的剧情走势,发展巧合,就算话本也不敢这么写吧!
 
    这端的是神转折?!神变奏?!
 
    偏偏雷动天这般的叙述,他自我感觉良好,更兼逼格十足。仿佛一切都在意料之内,情理之中,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而然,顺理成章,反而是让云扬这个幕后推手听着,感觉云里雾里、不着边际。
 
    这传说还有很多关键点,你根本就没有说清楚好吧!
 
    但云扬自己也清楚,如这样的掌故传说细节,雷动天绝对不会真个事无巨细的全部都能说个给自己,毕竟这是一个关系到天下无敌成神成圣的大秘密!
 
    他能够说得出现在这些,已经是自己下的这番功夫没有白费了。
 
    甚至还基于了雷动天自信随时可以制住自己,自己只是掌握其手中的一只蝼蚁而已!
 
    不过云扬倒是真没想到,此番非但有心栽花花满天,无意插的柳……貌似也成荫了。
 
    这倒真真是意外之喜,喜出望外。
 
    当然这份喜悦肯定是不能在这会表现出来的,毕竟是当着雷动天的面呢!
 
    “雷兄,你这……说话还需要注意分寸。”
 
    云扬感动的说道:“这番话跟小弟说,这等大秘密与小弟分享,小弟自然与有荣焉,却也心有顾忌……须知隔墙有耳,万一这等机密竟被别人听了去,对雷兄你可是大大的不利。”
 
    “这个我省得。”雷动天很感动的拍拍云扬肩头,道:“兄弟对我一片真心实意,我雷动天全都记在心里!”
 
    云扬点点头,随即又义愤填膺道:“我还真不知道,四季楼居然尚有如此图谋,端的居心险恶!更有甚者,其所谋竟又是这般的巨大,连如雷兄本家这样的隐世家族也为其谋算……天人之骨散离,下落不明既然已愈数千年岁月,相信雷兄家拥有此骨也该当有偌久岁月,端的家传宝物,四季楼竟然也妄图染指,实实的丧心病狂,令人齿冷!”
 
    雷动天更加勃然大怒,道:“四季楼这帮杂碎,先是强掳我未婚妻,而今更明目张胆的觊觎我家传神器!就算是千刀万剐,不足以解我心中之恨!必当覆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垃圾!”
 
    云扬沉吟片刻,这才又开口道:“关于此事还有一个奇怪之处,雷兄家传至宝乃是何等机密大事?这等消息,理应小心防范,谨慎万分,即便是族中长辈也未必能知,却不知……那四季楼又是从如处得知的呢?”
 
    雷动天黑着脸,冷冷道:“这还用问,必然是那些不希望我家落到好处的人……透露的消息!嗯,你说得对,雷家内部也该当有内奸出卖本家,否则又岂会无端泄密……总而言之,这件事情,事关重大,决不能善罢甘休。”
 
    云扬面色忧虑道:“雷兄现如今孤身在外,人单力孤,一切还是以小心为上,四季楼既然有如此筹划图谋……想必是筹谋已久,雷兄,我现在感觉……眼前危机重重,接踵而至,但凡稍有不慎,恐怕就是万劫不复……依我之见,雷兄还是暂且回去家族,商量一下对策,再言后续……”
 
    “不必!”雷动天哼了一声,壮志凌云的说道:“今次变故只是我戒备之心不足,太过大意了,以后就凭雪尊者这等人物,想要对我造成伤害,那是绝对不可能了……再说了,眼前虽有危机绵绵,但也可能是我雷家的盖世机缘!危机未必不是良机!”
 
    雷动天脸上露出来一个阴沉的笑容,淡淡道:“所谓见微知著,四季楼拥有的天人之骨,绝对不止一块两块,也绝对不止一个两人拥有……远的不说,就只说刀尊者雪尊者竟然拥有天人之骨,那么与他俩齐名的另外三尊也该当拥有天人之骨才是正理,还有四季楼的首脑年先生,他也该当拥有天人之骨,或者还不止一块两块,这些天来我也有对四季楼展开调查,四季楼立足天玄大陆无数岁月,多次布武天下血洗江湖,苦心造诣的经营这么多年下来,积攒了多少好东西,还真是没法说……”
 
    “他们血洗江湖……是为什么?哼哼哼……”雷动天居然又想通了这一点,忍不住又是一阵冷哼:“必然就是为了这个吧!哼!”
 
    云扬瞠目结舌,这也行?
 
    “我若是能够将这些……拿到手里……”
 
    雷动天深深吸了一口气,蓦然间又是异想天开,眼睛里发出湛然光泽,道:“那我雷动天,就是雷家几千年来……最大的功臣!哪怕是所有的列祖列宗所有的功绩加起来……也不如我一个人大!”
 
    “我当年我父亲为我取名字的时候,曾经说过,一雷动九天,果然是有先见之明!一语成谶。我须得将这件事情独力办完,那才算是真的应了我父亲为我取这个名字!”
 
    “雷动九天!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